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彩66彩票app下载 > 个人计算机 >

专访现代个人计算机之父Chuck Thacker

发布时间:2019-05-09 02:1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就对计算机科学的贡献而言,我想不出有谁能够抵得上Chuck Thacker,这使得我在听到他得到图灵奖后非常高兴。……人们现在往往把个人电脑视作理所应当,而Chuck则是一个真正能够认识到它的潜能的人。”

  价值中国:您获得了2009年ACM的图灵奖,这个奖项被称为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在得知这个喜讯时,您以及家人、同事的心情怎样?

  Chuck:我是2009年9月得知的消息,我真的很惊喜,因为从没想到会获此殊荣,我的同事和家人也都为我感到高兴。

  Chuck:首先,我从小学习就很努力,总会以不同的角度去观察事物。其次,我的阅读量很大,这帮助我认识到哪种技术将会成为发展趋势,要知道新事物总是从旧事物中发展而来的。特别幸运的是,我有许多非常优秀的同事,他们跟我一样对研究感兴趣,一个能够聚集很多志同道合的研究者的项目,成功的机会就很大。

  价值中国:您最初就在伯克利大学这个“发明家的摇篮”工作,能描述下那个过程吗?

  Chuck:我刚进入大学,就计划要继续读物理学专业的研究生。我一直与之前的一个同学搭档,他在伯克利上学期间就热衷于发明,我们达成了一项“交易”。我跟他说如果他能教我如何操作它的设备,我就会为他设计电路。这样做的效果很好,使我获得参与加州大学Genie 项目的机会,这为以后的一些事情奠定了基础。

  价值中国:请您谈谈10年间,您所发明并创新的哪种技术是推动了电脑用户的使用体验?未来的5年内,您认为将怎样开展工作,以面对急剧变化的平板电脑市场?

  Chuck:我认为是信息访问技术,大家可以看到,网络的迅速发展对人类生活的影响,但是关于如何整合信息、提高信息访问的效率,还是有很多技术上的难关,还有一段路要走。

  我想说的是,平板电脑的前景很好,不过,在与计算机更加自然的互动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发展空间,我想创造出一种可以直接与计算机进行对话的技术,可以使计算机直接按照我的意图去做。

  价值中国:您是施乐帕克(Xerox PARC)研究中心的创建者之一。当时Bob Taylor也在那里,他对计算机的发展有自己的看法。您能谈谈他的看法吗?您认为这种看法对您有什么影响呢?

  Chuck:他的观念由两部分组成,他对计算机的利用,特别是利用计算机作为一个交流的设备更有兴趣;另一部分是人机互动,许多人都致力于此。前一个问题已经逐渐迎刃而解,现在人们可以很好的交流,像Twitter的使用;至于人机互动方面,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去做。不过,我认为更加人性化的界面将有可能面世,不过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比如人工智能的研究,这种技术一旦成功,人类历史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Chuck:是一个典型的通过技术革新而获得商业成功的例子,其窗口用户界面的创造使得普通电脑用户可以方便的使用计算机。

  价值中国:您认为是什么激发了您的创新活动?什么因素使这些创新成为可能?您所遇到的问题,解决的途径以及对今天和今后又有哪些影响呢?

  Chuck:最重要的可能还是Alto,以及围绕它所产生的一些技术。Alto最有意思的不仅仅是它是第一台个人电脑,而且是分布式计算机系统的一部分。它主要的作用是可以与很多设备合作,比如与打印机的链接。在当时,这些东西并不是每一个用户都有能力买得起的,主要是出于办公方便的需要才创造的。另一个促使Alto产生的人并不是Taylor,而是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C. Engelbart),他认为必须改善人机交互方式,并发明了鼠标,成为代替键盘操纵计算机的方便工具,为交互式计算奠定了基础,我们今天的计算机都是以他的发明为基础的。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早期,在DEC系统研究中心时关于网络方面的工作,我觉得非常自豪。随着网络的普及,发明这些产品的技术在今天的使用越来越广泛。现在,网络可以提供很多问题的解决方案,很多技术问题并不仅仅在依靠工程师等专家独自解决。

  我有许多值得骄傲的事情,最近的一个项目就是B3,这是一个FPGA平台,能为新的计算机科学构架研究提供一个新的平台,在这里大家可以一起参与,共享成果。

  价值中国:现在所有有关计算机的概念都是20、30年前产生的,可是一切都在发生变化,技术也在变化,我们的眼界要更加长远。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技术与此有关,您对此有何看法?

  Chuck:过去40、50年间,技术发生了很大的革新,我们应该回头检视这些观念,看看是否比我们想象的不好;反过来说,鉴于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应该看看一直应用的技术是否仍旧是好的概念。我认为不断的创新很重要,可是有时回过头看看过去也是一个好主意。

  Chuck:在计算中,复杂是最大的敌人。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去降低系统的复杂性,因为越复杂,犯错的机会就越多。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对计算机非常依赖,可接受的错误也越来越少。降低犯错率的唯一方法就是减少复杂性。

  价值中国:您曾经在许多研究所与项目组工作过,跟很多与您同样优秀的同行合作过,那您经常跟他们沟通吗?

  Chuck:我跟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工作,因为大部分人都跟我一样在微软研究院,对我来说,不用刻意去跟谁保持联络,因为大家的工作是需要经常联系的。

  价值中国:您创建不同的研究室的动力和目标是什么呢?这些研究室最值得注意的成果是什么呢?

  Chuck:施乐帕克(Xerox PARC)研究中心是第一个,也是最有影响力的,但也是在商业上最失败的,至少对它的发起人施乐公司来说。我们当时的兴趣是在无纸化办公,虽然结果远远不止于此,无纸化办公只是其中的一个成果。

  在DEC src工作时,我们更加注重计算机的易用性,及其商业上的价值。因为第一次的施乐帕克(Xerox PARC)研究中心的工作,使我们实际上创建了一个计算机公司,而不是一个复印机公司,因此,我们现在可以直接影响公司的行为。微软实际上也是一样,虽然微软研究院的主要任务是做研究。

  Chuck:我现在觉得计算机运行的实际上还没达到应有的效果,因为许多核心的技术还有待更新。过去几年有一个趋势就是,不是利用计算机加速开展一个项目,而是注重更加实质性的技术开发。我们刚刚进行一个项目,一些想法还在规划之中,一些是关于计算机架构的方法,也是我现在正在研究的领域,这就是B3的目的。我最近的一个项目是Beehive 环境,通过FPGA探索许多核心的架构。我想未来最主要的挑战还是如何去搞清楚最本质的东西,以及最核心的技术。

  Chuck:这些是完全不同的事情,B3是一个研究平台,而且非常昂贵。注意Beehive这样简单的硬件平台,这对许多人来说更加易于操作。Beehive是为FPGA设计的一种范式,因此,Beehive的目的主要在于简化操作,为程序员提供方便。因为我们不是一个硬件公司,我们可以自由的利用这些设计来进行研究活动,我们确实也这样在做。

  Barrelfish实际上是一种操作系统,是由我们的剑桥研究院与瑞士联邦大学共同开发的成果,我们正在利用Barrelfish弄清是否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沿着一个分布式系统的线路构架多核心计算机,而不是许多计算机分享一个共同的存储器。

  Chuck:当然,这是一个大型的印制电路板,其上有4个相当大的FPGA,以及大量的输入或输出设备。关于FPGA,你可以顾名思义:在现场可编程,可以方便的改变,提供了大量的逻辑门,你可以用这些门执行任何指令,就像一个程序。

  Chuck:我经常受到同事们与合作者们的影响。比如,Doug Engelbart(道格?恩格尔巴特),他的想法对我的工作有及其深远的影响。享有“计算机图形学之父”美誉的Ivan Sutherland(伊凡?苏泽兰特),他对简化人与计算机之间的信息交互有重要贡献,以及Wesley Clark(威斯利?克拉克),他是世界上最早的个人计算机LINC的发明者。

  价值中国:您在计算机界做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您认为这些对您看待世界、社会、行业、学术以及技术有什么影响呢?

  Chuck:你必须认识到想我这样做基础研究的人,是在幕后改变世界。基本上,我们只是在研究室里做我们擅长的事情,许多成果可能成为文明的一部分,但是许多人并不明白它们的出处。只有一些专业人员可能对计算机的发展历史感兴趣,对研究人员了解一些,这是相对少数人,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们在做的事情。

  价值中国:作为一个创新者,您是当今计算机界的栋梁。您认为现今想要进入计算机研究领域的年轻人必须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Chuck:这个问题比较棘手,一直以来,我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很担心年轻人不想做科学研究,只是使用计算机。在我上学的时候,已经有了人造地球卫星,这对进入工程领域以及科学界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动力,即使这些学科更加困难。我们今天并没有这样大的成果,我怀疑这是现在的年轻人不做研究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什么事情会让年轻人更有激情?我对年轻人去制造机器人抱有乐观的态度,因为机器人最能激发年轻人的创造力。我年轻的时候,是一个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我利用Heathkit建立了自己的无线电站。在我看来,机器人技术就是21世纪的Heathkit,其中蕴含了许多机会。

  Chuck:我们必须关注地球,技术特别是计算机技术将在这一方面大有可为。我们要关注计算机界那些已经做过的大事,也应该关注还没有做的大事。利用计算机真的可以帮助人们去处理他们日常生活工作中的事情。

  Chuck:第一,慎重的选择和自己一起工作的人,要尽量得到他们的帮助使自己更加成功,也要尽量帮助他们获得成功;第二,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重视简单与优雅的品质;第三,仔细检讨自己的问题,特别是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小事总是会酿成大错。

  Chuck: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更好的教育小孩,这个问题总会让我沮丧。此外,在做Alto系统与PARC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管理层不明白我们的工作,我们尽量跟他们解释计算机的事情等等,但总是存在障碍。现在在微软这个问题就不在存在,因为管理者对技术很精通。

  注:图灵奖(Turing Award)以计算机科学之父图灵(Alan M. Turing)的名字命名,是计算机界的最高技术荣誉,有“计算机诺贝尔奖”之称。图灵奖由美国计算机协会(ACM,Association for Computer Machinery)评选,始自1966年,用以奖励那些对计算机科学研究与推动计算机技术发展有卓越贡献的杰出科学家。图灵奖对获奖者的要求极高,评奖程序也极严,一般每年只奖励一名计算机科学家,只有极少数年度有两名以上在同一方向上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同时获奖。

  Chuck Thacker是在基础电子技术走向成熟的时刻进入计算机领域的,当时,许多计算机学界先驱的预言都已现实。Chuck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大学物理学专业,1968年,他参与了学校的Genie项目。此项目曾经研制了最成功的早期分时电脑之一:SDS 940,在Chuck参与之时,他们正着手研制第二代系统。

  此项目最终发展为伯克利计算机公司(BCC),并改进了BCC 500分时系统。在这里,Chuck带领团队负责计算机系统中央存储器与微处理器的设计工作。虽然BCC的商业效益不佳,但它为新成立的施乐帕克(Xerox PARC)研究中心的计算机科学实验室培养了核心的技术团队,Chuck是1970年加入的。

  在PARC供职的13年间,Chuck曾负责多个创新性系统的硬件开发。他是MAXC分时系统的项目领导人;他是Alto的主要设计者,Alto是第一台使用“点阵”显示、以鼠标提供窗口用户界面的个人电脑;他与人合作发明了局域网(以太网),对其它多项创新都有贡献,比如,第一台激光打印机,以及高性能ECL技术个人工作站。他还创建了SILCAD系统,在整个上世纪70年代,这一系统被许多PARC的硬件设计师所使用。在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是第一个使用了高速缓存的多处理器系统“Dragon”的设计师。

  1983年,chunk参与创建DEC系统研究中心,在这里,他主持了第一个多处理器工作站——DEC Firefly、第一个Alpha架构多处理器等项目。

  此外,chunk在计算机网络领域也有所建树。他推动了AN1的发展,这是一个使用交换机与每秒100兆点对点链接来提供快速整合操作的局域网;之后的AN2项目也是他的团队所开发,最终成为DEC Gigaswitch/ATM产品。

  1997年,chunk加入微软,帮助建立微软剑桥研究院。1999年回到美国后,他加入新成立的平板PC小组,负责这种新设备的样机设计工作。之后,负责一个使计算机在基础教育中更加普遍和有效的项目。目前,他在硅谷微软研究院领导计算机构架研究小组。

  Chuck出版了许多论著,并在计算机系统与网络方面获得多项专利。1984年,因开发Alto,与B. Lampson 、R. Taylor一起获得ACM的软件系统奖。他是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知名校友,也是瑞士联邦大学名誉博士。他是IEEE会员,ACM会员,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会员以及美国国家工程学院会员,因开发第一台联网个人电脑而被美国国家工程学院授予2004年查 理·斯 塔 克·德 雷 珀 奖;2007年,被IEEE授予约翰?冯?诺依曼奖章。

http://article12.net/gerenjisuanji/15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